七辆客车,与北京公共交通的70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席 (ID:yixiclub),讲者:刘爽(《北京公共汽车1949-2019》作者),策划:通通,原文标题:《公交车进站不贴站台,还真不是因为咱司机师傅技术不行|刘爽 一席第885位讲者》,题图来自:讲者



车辆起步,请坐稳听好


2022.1.9 北京    


大家好,我叫刘爽,我的网名叫Chromabus,朋友都叫我桥哥。因为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研究大汽车的车桥,也就是车轴。



今天我是以一位公共交通爱好者的身份在这里分享的。我们这个群体有一系列跨界的标签,比如公交车迷、地铁迷、火车迷、飞友等等。


我们这些“迷”平时主要的活动,一个是各种拍,拍车、拍公交车、拍火车……一有机会我们也会聚在一起去体验各种不同的公共交通工具,我们给这些活动起了一个名字——套用国铁的术语——叫做“运转”。


在长时间的运转中,我们也在不经意间记录下了身边城市的发展和变化。这个过程中我也感受到,每个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史也是城市现代化历史的一部分。


在2020年,我出了一本画册,叫《北京公共汽车1949-2019》,它完全是由我们这些非官方的、民间的公交爱好者共同完成的。反响还不错,可以说是超出我的预期。



今天咱们就以七辆公交车型为代表,跟大家分享我们与公共交通的故事。


1. 斯柯达706RO


这辆大红色的老式公共汽车很有年代感。它叫斯柯达706RO,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它是1947年开始设计,1948年生产的柴油动力大客车。从后边这个角度看上去,圆圆的,跟一个大面包似的。



它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公共汽车车型,从它身上我们也能看到当时城市与工业发展的状态


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百废待兴。国家通过与苏联的关系,从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引进了非常多工业项目,同时也进口了很多公共汽车,投放到了各个城市中。从1951年开始,斯柯达706RO等车型被陆续分配到北京、沈阳、武汉、广州这些大城市。


新中国成立之初,北京的公共交通几乎陷于瘫痪,没有可用的车,所以 *** 就从南京调来了100多辆道奇T234公共汽车。



这个车原本是抗日战争时期 *** *** 从美国购买的军用卡车,由于数量非常多,后来被改成了客车,在上海和南京作为公共汽车使用。


从道奇T234这款车开始,包括后来进口的斯柯达706RO、匈牙利进口的伊卡罗斯3050、斯柯达第二代车型卡罗莎客车,这一代进口车型和改装客车也就构成了我们新中国的第一代公共汽车。


说回到斯柯达706RO。它从1952年开始服役,一直到1987年才退役,时间跨度长达36年。最多的时候北京有将近300辆斯柯达706RO。



因为新中国成立早期,工业基础比较薄弱,更谈不上有什么客车工业,所以这辆车在北京使用的时间特别长。也正因为如此,它构成了我们三代人的共同记忆。在我小的时候,开始有记忆的时候,还有不少斯柯达公共汽车。


这种拖挂客车也是当年的一个特殊现象。



这种运营方式来自东欧。挂一个没有动力的车厢,就是为了增加容量,加大运力。从60年代到80年代,北京很多款柴油动力的单节公共汽车都使用这种拖挂车厢的运行方式。


小时候,有一次我妈带我坐公共汽车,大概在卢沟桥这一带,我看到后边的挂车挺新鲜的,所以一定要坐一回后边的挂斗车。但上车后我就后悔了,挤死我了,那种拥挤的感觉真是终生难忘。


加挂拖车的老式公共汽车反映出公交运力的不足。所以从70年代起,很多大城市开发的新一代公共汽车就普遍采用这种绞接式客车——前后两节,中间相通,有绞盘连接。这就是我们俗称的“大通道”。


2. BK670


下面的主角就是BK670型绞接式公共汽车,被大家亲切称为“黄河大通道”。


长度17米左右,是中国当时容量更大的一款公共汽车之一。它采用国产黄河卡车动力总成,技术上与老斯柯达一脉传承。



1978年到1981年这段时间,BK670分批次地投入到北京的主要干线,包括长安街的线路。这批车立刻就成了北京公交的运行主力。



以BK670为代表的第一代标准车型不仅是北京公交的代表,同时也是中国很多城市的公交运营主力,它形成了中国人对改革开放早期城市生活的集体记忆。


黄河通道,包括后来的解放通道为代表的这一代车型,外形相似,涂装特别统一,有一种欣欣向荣的象征意义。对于我们80、90后这一代人来说,一提起公共汽车,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就是这种红色条带涂装,配淡黄色车身的形象。


▲ 分别为《历史转折中的 *** 》、《顽主》、《有话好好说》剧照


我小时候乘坐黄河大通道最多的还是6路。和很多小孩一样,我也喜欢趴在发动机盖后面,或站在旁边看司机开车。


司机叔叔或阿姨忙而不乱的动作,伴随着6130自然吸气柴油机强劲有力的吼声,让无数小孩如痴如醉,不能自拔。我们由此形成了多样的老公交情结,有大道通情结、前置车情结、柴油车情结……


到了2000年以后,第一代BK670黄河大通道慢慢被淘汰了。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兴起,我就开始有意识地在网上查找资料,想去拍照,多多记录这些即将消失的老公共汽车。


于是在2002年底,我去中关村海龙大厦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买完了相机,走出海龙大厦正门的时候,从中关村大街北向南开过去一辆323路的BK670,就是画面上这个车。我看到这个景象还挺兴奋,想着过两天就去拍它。


▲ 图片来自黄炎


万万没想到,就在2002年的12月31号,所有还在运行的BK670黄河客车全部下线停驶了。所以我在海龙大厦门前看到的那辆323路,也是我最后一次在北京见到“大眼睛”的BK670。买了数码相机,却没有在北京拍到BK670,也成为了我终身的一大遗憾。


这张照片是我们圈内的一位前辈黄炎先生在我刚才描述的时间点拍摄的BK670。这张照片非常珍贵,它是现有的我们考证的唯一一张BK670的数码照片。


也是从这之后,我在网上结识了很多同好,我们就拿起手中的相机,抓紧一切机会,尽可能地为80、90年代即将消失的公共汽车留下它们的身影。


后来为了纪念这款车,我们公共交通爱好者论坛就以BK670命名。


3. BD562


下面这是一个无轨电车,BD562型绞接电车。它和BK670是同时期的,它在北京运行的年代是1979年到2006年,整整27年。


作为城建部牵头研发和推广的一个无轨电车的标准车型,在80年代的哈尔滨、西安、齐齐哈尔、太原、本溪、鞍山等城市都曾经出现过562电车的身影,所以说它也是中国最经典的无轨电车之一。



电车也是城市发展的一个缩影。就拿北京来说,在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北京只有解放前遗留的老式有轨电车。1957年北京开通了第一条无轨电车线路。到1959年,差不多两年多的时间,北京就迅速发展出了有15条线路的庞大的无轨电车系统。


▲ 北京第一代无轨电车


今天的北京有34条无轨电车线路,1000多辆无轨电车,无轨电车的数量在全世界是排名第一的。


电车的发展伴随着整个现代工业化的进程。它们的行驶路线往往是在城市中最繁华的路段,无轨电车拖着两条大辫子穿梭在楼宇之间,尤其是它在晚上行驶的身影,很容易引 *** 漫的情怀。


▲ 大连电车


一些早期的文艺作品中,简简单单表述三个字——坐电车,就立即让人们有非常强烈的城市生活的代入感。其中最有名的就是30年代张爱玲的作品。


2006年春天,北京所有的BD562电车都停运了。这时候我也从网上获知煤矿上还有很多562电车在运行。这让我挺意外的,因为大家普遍认为工业化城市有无轨电车,但是在山区和农村的煤矿也有无轨电车,作为接送矿区工人上下班的通勤工具。


这张图是我做的一个示意图。2006年,当时已知的中国有无轨电车的8个煤矿分布示意图。到2022年,这八条煤矿无轨电车线路只剩下一条了。



为什么煤矿钟情于用无轨电车作为主要通勤工具呢?首先因为煤矿不差钱,第二点是因为煤矿不差电。另外,无轨电车本身是电机驱动的,它的爬坡能力特别强,特别适合坡路多的山区的矿区使用。


从2006年的五一节开始,四年时间,我的朋友们就从左上角鸡西的小恒山煤矿开始,走遍了中国有无轨电车的8个煤矿。



这8个煤矿曾经有7个使用过北京的电车,直到2012年,全中国只剩下杨庄煤矿还有一辆BD562电车仍在正常运行。所以我们也在那儿实现了找到562电车的愿望。




当司机师傅踩下加速踏板,可控硅电控特有的换流“嗡嗡”声响起的那一刻,真的是让我非常激动,瞬间把我们带回了20年前的北京。老司机师傅这一系列的动作——松手刹、关门、启动,所有的声音都和老562电车的声音是完全一样的。


4. 双层车


下面要讲的是一个有关双层车的故事。


1986年左右,有一次我妈带我去前门坐17路,前门箭楼西侧相同的位置就停着这么一辆明黄色的双层公共汽车。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双层公共汽车,它前面戴着个大鼻子,只有一边有驾驶室。


▲ 图片来自《中国双层巴士手册》,作者:陈自瑜


对当时只有五六岁的我来说,这辆车无论是颜色还是外观都非常奇特。我绕着这车转了两圈,反复看。


很多年以后,通过网上的交流,我才了解到这辆车的来历以及它背后的故事。这张图片来自一本书,香港媒体人陈自瑜先生在1997年出版的《中国双层巴士手册》。在这本书里详细记录了这辆黄色公共汽车的来历,以及它背后的一系列故事。


这辆车就是最经典的英国伦敦的红色双巴,曾经在伦敦服务,它的车名叫Rootmaster,原车的编号是RM1873。1985年,它来到香港,九龙巴士公司给它重新翻新、包装,喷成了类似北京公交的黄色车身。


1985年12月底,这辆车从香港一路开到了北京。它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要探索一项全新的商业模式。


由香港在内地合资的广告公司和内地城市的公交公司合作,港方免费提供国外进口的二手双层巴士,由内地公交公司负责运营,所有票款收入归公交公司,车身广告的经营权归香港广告公司所有。


因为这些车身广告都是由港方广告公司统一招商的,所以都是当时的大品牌。车身上的产品非常有时代特征,很多都已经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这是好彩,是当时很流行的一个烟,这也是那个时代的特点,因为现在我们国家是禁止烟草广告的。



这个是Maxell,这个牌子当时也很有名,主要是卖磁带、录音带、录像带、JVC录像机。



还有富士胶卷,柯达胶卷,哥伦比亚咖啡,第一代的东芝笔记本电脑,还有必胜客刚进中国时候的广告 ……





▲时代的眼泪


2004年左右,中国互联网刚刚兴起。很多门户网站——搜狐、网易、新浪,都曾经在公交车上做过全车包装的广告。tom.com当年也是一个很大的门户网站,今天这个网站已经不存在了,车上这个代言人咱就不说了。



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公交车车身的广告效果肯定就没有90年代那么突出了。


但是现在的广告公司也想出了很多更新奇的经营方法,比如这种招商方式,每个人都可以定制属于自己的双巴广告内容,有应援的广告,还有包装完作为求婚背景的。


,

皇冠正网平台出租rent.22223388.com)是皇冠(正网)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为皇冠 *** 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 *** 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 *** 系统,让皇冠 *** 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


5. 八米小长江


接下来这款车是一个蓝色的小公共汽车,叫“八米小长江”。今天把这一款挺小的、挺不起眼的公交车单独拿出来,就是想讲述2000年到2006年这段时间的北京公交。



小长江是这段时间里一系列廉价车型的代表,它的采购价格大概也就每辆车二三十万,这些车的任务就是多拉,快跑,多挣钱。这就是2000年初北京公交特有的一个时期——市场化时期。


在1999年,北京市交通局下属的这些单位组织成立了运通公交公司。运通公交和北京巴士公司的成立,吸纳了大量社会下岗职工再就业,在那个时候也起到了很好的社会效益。


我之所以对这段历史很了解,是因为家里也经历过这段下岗大潮,运通公交的第一批司机和售票员很多就是我父母的同事。


2000年以后,北京巴士公司用以小长江为代表的这一系列车型,开通了几十上百条线路。


这些线路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它们开通之后会随着客流不断调整线路,哪儿人多就去哪儿,哪儿效益好就走哪儿。今天开了一条线路,可能过了没几天觉得人少就改线了。


也有开通的时候只有十几公里的一条公交专线,可能过不了一两年,就发展成了四五十公里长、好几十站的这么一个超长公交线路。


▲ 曾经纵贯北京的超长线路


当时的代表,像758路、851路、732路都是这种线路。当年这些超长线路也是有存在的意义的,它的通达性和一次直达的便利性要强于今天北京公交和地铁的很多线路。


6. 金龙XMQ6120G


这个车叫金龙,型号是XMQ6120G。这款车是2003年投入运行的,在北京只有5辆。


我今天把它放在这个特殊的位置,不是因为它稀少,而是我认为这款车是在中国公共交通发展史上很重要的一个车,也是我个人非常偏爱的一款车。


它是北京的第一款低地板一级踏步无障碍客车,就是我们今天熟悉的前门到后门没有台阶,一级直接上下车的公共汽车。



而且它车里边通常有一个停放轮椅的位置。



我认为北京公交彻底摆脱过去那种破旧的印象就是从这款车开始的。


过去我们坐公共汽车觉得能拉人就行,能跑就行,车四面漏风,冬天特别冷,还往里卷土,车里边有很多尾气的味道。但这个车型就完全以舒适、便捷为设计理念,采用空气悬挂,非常舒服。


北京之后,杭州和广州也引进了两批金龙6120G,之后中国各个城市都开始普及无障碍公交车。大家平时坐车可以注意一下,现在北京公交市内90%以上的公共汽车都是无障碍车型。放眼全国,无障碍公共汽车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了。


虽然这个车型非常普及,但我们平时却并不觉得残疾人朋友的出行率有多高。为什么有这种情况呢?下面举两个例子跟大家一起探讨。


这是我在美国旧金山拍的,一辆高地板的公交车。



在美国有很多这种高地板的公交车,90年代就配备了这种升降台。在前面这个位置,它可以供残疾人或者是拉着小车的老人直接一步上车,和电梯是一样的。


下面这是在代顿拍摄的一张照片。如果有残疾人上下车,这种低地板无障碍车会主动拉出这个渡板。即使是没有残疾人上下车,它在进站的时候也会主动降低车身高度。



其实,北京所有的无障碍公共汽车都有底盘升降的功能,和欧洲美国是完全一样的标准。但是我们很少见到公交司机使用这个功能,其实他手边就有两个按键可以实现这个功能。


另外,在欧美地区,公共汽车进站的时候,都被要求尽量贴合站台或者是行人道的路缘石。



所以有一种城市客车专用的轮胎,这个轮胎在固定的角度有4个小坑,这个小坑就是轮胎的侧面磨损标记。


▲ 新轮胎有侧面磨损标记


下面这是我在美国芝加哥拍摄的公交车轮胎,因为长期地去贴合路缘石,很多车轮胎的侧面就完全磨秃了。


▲ 拍摄于芝加哥


但咱们看北京的一些城市客车轮胎,是完全看不到这种现象的。


▲ 北京公交报废车辆


有可能这个车一直到报废,轮胎的侧面还是完好的。大家平时出行的时候也会发现,公共汽车很少能特别贴合站台。其实,国内公交也有要求距离站台30到50公分,但是在现实中很难执行。


这是为什么呢?以我个人体会,并不是咱们公交司机师傅的技术不行。一方面是因为路况,很多时候公交车站有社会车辆的违章停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北京有很多站台非常狭窄,如果公交车过分贴合站台反而可能会给乘客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



我觉得无障碍出行反映着一个城市管理的细节,还有它的理念。无障碍出行不光是针对残疾人,如果能够很好地使用这些设施,我们每个人的出行效率也都会提高。


7. BK640B


最后一辆车,是一个老公共汽车,它的型号是BK640B型,也就是过去说的老解放客车。这辆车是1972年生产的。


这是它后来的样子。



这是我们最早发现它的时候的样子。



这张照片是2009年11月份拍的,这个车当时在北京西郊一个农村的路边停着,是一个修车铺的零件仓库。虽然油漆全都剥落了,但是这辆车的外观细节、内饰细节,尤其是发动机这些主要的部件都保存非常完好,用今天二手车商的话来说,可以算是一个极品,稍加修复就可以开动。


发现这辆老车之后,我们圈子里的一位老同志公交司机老田,他和这辆公共汽车同龄,也非常喜欢老公共汽车,就以非常执着的努力,用了两年时间,终于在2011年11月说服了北京的老爷车博物馆馆长雒文有先生收藏下了这辆车。


在遇到雒文有馆长和这辆老车之前,我们这些公交车迷也从网上看到了很多国外的公交车迷自己动手收藏、修复老公交车、电车的故事,非常羡慕,但是也只有羡慕的份,因为感觉这个东西离我们非常远。


当雒文有馆长收藏了这辆车后,我们这群人用差不多一年时间,大家有力出力,共同参与,终于把它修复成了一辆真正能开的车。



这辆车在它40岁的时候获得了新生。


▲ BK640B修复后上路了


因为老爷车博物馆馆长和怀柔影视基地的关系,这辆车后来又参演了很多影视作品。


▲ 分别为《正阳门下》、《幸福里的故事》剧照


2019年,这辆BK640B公共汽车还参演了国庆献礼电影《我和我的祖国》。


这张照片是2019年6月在农展馆拍摄的。这辆车被修复之后,第一次回到了市内的实景。



这是老爷车博物馆另外一个藏品,57型公共汽车,比刚才的640B更老一代的车型。它的型号是BK640,也是一个解放客车。



这是我们最早发现它的时候的样子。2007年,在一个工地上,当时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车了,车里边住着工人师傅,他们在里边睡觉、做饭。



我们要想探究它到底是什么车,就用肥皂水擦去了厚重的油泥,找到了这款车的铭牌,也就是它的身份证。这上面写着,这是一辆1965年生产的真真正正的老式客车。



这个车的修复过程就更加困难了,我们凭经验,跟着师傅一点点手工敲出来了整个仪表台。








▲修复过程


可以说,这两辆老公共汽车从发现、收藏到修复,每一步都是奇迹。最后我们也真正实现了公交爱好者的一个梦想。


平时也经常有人问我,你是怎么喜欢上公共汽车的?这个问题经常问得我一愣。给大家看一张我小时候的照片吧。



小时候,我父母是运输公司汽车队的,我从小就是跟着国外进口的大卡车长大的。当时我对北京公交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觉得公交车又老又破又挤,我还晕车。


但是后来在互联网上结识了一大批跟我有相同爱好的朋友,大家一起交流,一下就激发出了我的热情。我就以公共汽车、大客车技术为切入点,走上了我的公交爱好之路。


当然这个爱好也为我打开了一扇认识世界的窗口,不断进行各种新奇的运转,在全国、全世界各地体验各种不同的公交。疫情之前,我们每年都有机会接待外国来访的车迷,带他们参观北京的无轨电车。



这些年我们也去国外走了不少的地方。2017年,我们去了布拉格的公共交通博物馆,见到了小时候心心念念的斯柯达706公共汽车,也是我们开场第一辆车型。



我们这些公交迷在日常的交流过程中有一套特有的交流术语。我们会为每一款公交车都起一个外号。



看车我们不光要精确到型号,还是精确到每一辆车。那怎么分辨每一辆车呢?每一辆公共汽车都有独属于它的自编号,就像身份证一样。



在我们眼里,公共汽车有了自编号,就不再是一个个冷冰冰的载客工具,而是一个个有生命的鲜活的个体。这每一个鲜活的有生命的个体,在我们的心中都有一席之地。


上面就是我截取的一些公共汽车故事的片段,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席 (ID:yixiclub),讲者:刘爽(《北京公共汽车1949-2019》作者),策划:通通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