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日教授赞叹:中国坚持动态清零为世界筑起防波堤

时间:2个月前   阅读:26   评论:1

  参考消息网雅虎日本网站1月、2月和5月分别刊发了日本拓殖大学教授富坂聪的三篇文章,富坂聪指出中国的清零政策并非制造风险而是筑起了防波堤。

  5月6日题为《中国坚持清零的理由》一文摘译如下:

  中国在新冠疫情期间执行的动态清零政策乍看上去似乎带有一丝“强权”气息,西方政界和媒体从一开始就对此持否定态度。上海封城更是被西方媒体视为攻击中国动态清零政策缺少合理性的绝佳机会。其实以“不能承认政策出错”这个理由来解释中国的选择是没有道理的。

  动态清零并非指“零感染”,而是指既不让新冠病毒在疫情发生地流行,也防止病毒传播扩散到其他区域。所以一旦发现有人感染就会立刻采取严格的封控措施。

  中国有2.67亿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奥密克戎变异株对他们依旧构成风险。如果是儿童被感染,还可能长期伴随后遗症。所以在中国看来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研究显示,新冠病毒还在不停地变异,群体免疫的目标根本无法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说,重要的是创造能够抑制变异株出现的环境。而这也是中国坚持动态清零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这一点恰恰不为人知。

  如果放弃动态清零,疫情可能会在中国农村大面积暴发,这些地区很可能出现新的变异株,从而引发恶性循环。

  所以中国坚持动态清零,集中精力在短时间内将疫情阻断在医疗条件更好的城市地区,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判断中国的选择成功与否,至少需要几个月的耐心观察。深圳市在封控管理后不到10天就恢复了生产生活秩序,山东省也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解封。从3月开始发生大规模感染的吉林和上海如今也在逐步重启经济活动。

  富坂聪2月1日发表的题为《中国的清零政策不是风险而是防波堤》一文摘译如下:

  美国欧亚集团1月3日发布“2022年世界十大风险”预测报告。这条消息在日本也得到大篇幅报道,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中国被预测为最大风险。

  欧亚集团认为,新冠病毒变异株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大大高于以往的变异株,加上民众对于封控措施疲惫不堪,社会恐将出现混乱。一旦中国出现混乱,供应链也会遭到破坏,进而影响世界经济。

  日本媒体对此大肆报道,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清零政策失败”很有趣吧。

  如果欧亚集团的预测准确,世界经济将受到巨大打击,日本无疑也会受到直接影响。

  应该认识到,中国彻底控制住疫情才是筑起防波堤。

  但是,日本媒体对中国的做法普遍持批判态度。其中,从人权角度出发的批评最多,大多认为“行动限制过于严格”。甚至有人用“人权受到保护的国家无法效仿”来暗讽中国。

  这些报道几乎都无视了一个事实,即比日本人权意识更强的国家也经历过反复封城;此外,中国的封控基于“非典”后制定和修订的法律。

  一旦欧亚集团预测的风险成真,世界还能平安无事吗?假如日本认为届时问题仅止于供应链混乱,那显然是缺乏想象力。

  如果中国未能尽快平息疫情,不难想象医疗挤兑现象会蔓延至全国。而且考虑到新冠病毒的特点,下一个噩梦会是中国国内不断出现新的变异株。这将对世界造成多大的威胁?

  也就是说,中国的清零政策已经超越单纯为了应对本国疫情的范畴,而对世界发挥着防波堤的作用。

  富坂聪1月24日发表题为《中国的动态清零抗疫政策真是失败的吗》一文,摘译如下:

  随着中国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者,日本国内开始有人指出中国动态清零抗疫政策的局限性。

  但实际上,截至目前,并没有出现可以证明中国抗疫政策“失败”的现象。

  中国的做法是尽早发现感染者,在疫情萌芽阶段尽全力抗疫,其结果是实现了动态清零。中国的目标是尽早(让经济和生活)回归正常。

  中国当局之所以采取这种做法,是出于这样一种危机意识:如果在(抗击新冠疫情的)初战阶段被突破防线,则后果非常严重。

  在此前的武汉疫情中,单凭当地医疗资源无法收治所有病例,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驰援武汉。

  对中国来说,在早期阶段以强有力的措施控制住疫情,不是多个选项中的一个,而是唯一的选择。中国无法去冒让(社会)陷入失控状态的风险。

  从现状来看,中国的抗疫成本和经济所受影响基本取得了平衡。

  至少跟大量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至社会服务人员、城市丧失部分功能的美国相比,没有证据能够说明中国抗疫政策“失败”。

【编辑:叶攀】

上一篇:高墙与鸡蛋之间 刘燕卿

下一篇:为爱引退

网友评论

  • 2022-09-15 00:05:02

    Sunway Group executive director Ong Pang Yen said scientists’ findings shows that planet earth can absorb about 18 billion tonnes of carbon dioxide (CO2) annually, naturally through forest, oceans and soil.看得扎心